对《别无选择》剧本的评论

发布时间:2018-09-12 09:32:37

——读电影文学剧本 《别无选择》 ● 协功 发表于1989年《电影文学》第2期

                  

  以观念的变革、开放而论,应当承认,新时期以来文坛上小说、诗歌、音乐、美术等,均走在了电影的前面。 1985 年,不同凡响的年轻作家刘索拉刚刚推出她的中篇小说《你别无选择》,立即在评论界和读者群里引起震荡,文学领域里实质上的现代主义,用她的一颗尽管不大,但却灿然耀目的果实,证实了在神州大陆这块曾被东方古老传统文化浸透的土地上,也可以找到生存一片土壤,并且具有不可扼杀的健旺生机。而此时,银幕上“探索影片”,却还在夹缝中从事着孤立无援的“实验”和“探索”。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不以为改编作品一多,即意味着电影作为艺术的独立地位就受到了冒犯;相反,银幕正可借此多注入一些能适应当前全面改革环境的新时代意识和观念。电影剧作家的目光反复地向文学园地里睃巡、扫视,选择着适应的内容和题材;就如同挑剔的食客,面对珍馐满桌的盛宴。善于品味的专家当然不会忽略刘索拉奉出的这盘状貌奇特的“怪味菜”,不过,慑于别人皆说她味道太“怪”,当真亲自领略一番,还是需要相当胆略的。

  终于读到了刘文进改编的电影文学剧本《别无选择》(《电影文学》 1988.12 )。象它的原著一样,这也是一次无法用传统艺术法则衡量和框范的创造。没有固定的主人公,每一个人物又都是主人公;没有完整的人物性格,形象只是一些片断;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情节,时间链条上的因果联系完全脱落了,一幕幕场景全是现在式;勾勒的方式既是怪诞与夸张的,又是高度纪实的……表面形式充满着不协和音响,给人以一片混沌不堪的扰乱。然而,透过这一片混沌不堪,我们渐次体验到了一种沸腾突在每一个人血流之中的现代热情一股寻求创新、突破的无可遏止的巨大欲望,囿于一重重四面围合的“高墙”,在里面冲突、撞击,从灵魂深处爆发出一声声并无确定含意的茫然呼喊……直到读完剧本,我终于认清了,这便是它的不同寻常的结构方法和技巧。在这个主导方面,改编本确实很好地体现了原作的意蕴。所谓现代观念,就是开放观念。我并非现代主义艺术的嗜好者,但我以为,多元化的电影观也不妨容忍这一派别在当今影坛保留一席之地——事实上。只要人类社会仍滞留在必然王国阶段,对存在的空幻、虚无、荒诞感之类现代意识,就有可能产生,对此也是:你别无选择!

  改编本的重要特色之一,是注重未来银幕上意象的创造。这一剧本写的是音乐学院作曲系的一群有点“神经混乱”的学生和他们的教师,面对着艺术教育中的陈规旧习和传统艺术法则的阻遏,所表现出的困惑、浮躁、悖乱的情绪及分裂的人格。原著及改编者似乎都无意把视野展向学院的围墙之外。作品使用的几近变形的夸张、戏谑、怪诞、象征手法,赋予了其中绝大部分原本实在的生活场景和人物行为以某种“形而上”的含意——从剧本直接展现的这群艺术青年狂悖、茫然的探索中,人们难道不能感受到当代很大一部分青年对事业和人生价值的追求?这是整整一代人被追求自由、渴望创新的召唤搅扰得痛苦不堪、困惑不已、骚动不安的心灵,在那个被封闭在四堵“围墙”之间的狭小空间里的冲击、激荡和奔突。这便是改编者提供给未来观众的最基础意象。此外,改编中力图以鲜明有力的视听意象来传达音乐作品的抽象涵义的精心设计,却展开了人物们广阔、博大、丰厚的心理、心灵时空。这广阔、丰厚的心理、心灵时空可以为电影艺术家们再创作的艺术探索提供足够发挥才智的广阔丰厚的艺术天地。

  剧本的另一重要特色,是改编对于“高度纪实与高度表现的统一”追求。剧本描绘的每一具体生活场面和形象片断,都在刻骨的真实中显现着作者的评判。即以用特殊音响处理的贾教授讲台上振振有词的讲课内容而论,谁要是对当今新旧交替阶段等高等院校师生情绪稍有了解,都会不禁拍手叫绝、拍案称快!贾教授,这是一个早已把他的灰色灵魂砌进青砖“围墙”的可怜虫,他已不可能生出一丝活气,人们不再对他所讲的内容产生兴趣。因为不管他具体讲些什么,总不过是些机械的音响。创作者如实地肯定了他的存在,又无情地否定了他存在的价值。除此而外。年轻学生们的日常生活、学习、玩乐、开晚会、谈恋爱、迎接考试、参加音乐比赛……莫不既是写实,又是“黑色幽默”,并且在两种风格之间实现了令人信服的统一。以往关于电影本性的争论中曾有偏执于“纪实性”或偏执于“表现性”的看法,刘文进用这个剧本表明,他在实践中并不愿意固守上述偏执观点中的任何一端,而是相信,任何的“纪实”或者“表现”都不可能是孤立、纯粹的,二者必然会有某种程度的相互融合和渗透;就其假定性而言,二者的本质是同一的。这个剧本,就力图最大限度地在这种融合和渗透中找到自己的语言和风格。

  任何剧本搬上银幕之前人们都难以准确逆料它的未来命运,尤其是它是否赢得足够的票房价值。君不见,诸多纯为“掏观众腰包”而是摄制的惊险片、打斗片、放映时也不免“门可罗雀”的悲哀吗?其实,票房价值也下是某种“功能圈”,你尽可以对它顶礼膜拜,也不防对它不屑一顾。……有一点可以肯定,《别无选择》这个剧本起码在如下两个方面可以找到弥合观众中雅俗审美趣味的契合点:一方面是对于这群艺术青年的觉醒的生命意识的表现,包括他们的青春的冲动、潜意识的梦想、鼓荡着年轻血液的充满活力的形体,背弃传统规范的令人瞠目的恋爱方式,既有丰厚内涵,也会对一般观众产生巨大的吸引;另一方面是“黑色幽默”的风格——这既可以如一般喜剧、闹剧那样,保证观众席上不至陷于沉闷,又能给人以人生哲理意味的思索和启迪。可以预料,有朝一日这个剧本转化为银幕作品,必将引起一大片人的关心注目,不管是赞赏、肯定,是反感、骂街。作者绝不会感到寂寞——未来银幕上的《别无选择》,肯定不会是一部湮没无闻的平庸之作